<code id="CA023398AB1"></code><style id="CA023398AB1"></style>
    • <acronym id="CA023398AB1"></acronym>
      <center id="CA023398AB1"><center id="CA023398AB1"><tfoot id="CA023398AB1"></tfoot></center><abbr id="CA023398AB1"><dir id="CA023398AB1"><tfoot id="CA023398AB1"></tfoot><noframes id="CA023398AB1">

    • <optgroup id="CA023398AB1"><strike id="CA023398AB1"><sup id="CA023398AB1"></sup></strike><code id="CA023398AB1"></code></optgroup>
        1. <b id="CA023398AB1"><label id="CA023398AB1"><select id="CA023398AB1"><dt id="CA023398AB1"><span id="CA023398AB1"></span></dt></select></label></b><u id="CA023398AB1"></u>
          <i id="CA023398AB1"><strike id="CA023398AB1"><tt id="CA023398AB1"><pre id="CA023398AB1"></pre></tt></strike></i>

          上一页

          点击功能呼出

          下一页

          • ···
          A-
          默认
          A+
          上下滑动
          左右翻页
          上下翻页

          《重生之弃后崛起》 7、安排

          /
          上一章 设置 下一章

          贺兰子珩一时懵住了。重生后的这两天里,朝中一切一如上一世,是以他并不用为政务再烦心一遍,只琢磨如何同苏妤相处就好。

          可他偏生忽略了大婚。即将嫁进来的窦绾,那是左相的女儿,按上一世来说,那是他的皇后。

          可这一世,他不能娶她为后。他心里清楚,他对苏妤的种种亏欠,都从不许她为后开始。他不能再让这件事发生一次。

          他首先想到的,便是把婚退了。

          细一思索又觉不行。这个时候六礼1已经行了二礼,他要迎娶窦绾已是上下皆知的事情。他是皇帝,甚至是个在世家问题上颇为强势的皇帝,但到底不是个为所欲为的皇帝。

          “窦绾……”他长叹了一声靠在椅背上,思索着出路。案头的折子已尽数看完了——照着前世的做法再批一遍很是省时省力,窦绾的事就不行了……

          实在头疼。

          “徐幽。”他低沉一唤,身旁的宦官一揖:“陛下。”

          皇帝长长地呼出一口气:“去给朕传宫正女官来。”.

          “陛下大安。”宫正司的掌事女官张氏入了殿,恭谨一拜,便见皇帝挥手屏退了一众宫人,似是有什么大事要问,一时难免有些心惊,垂眸不言。

          “张氏。”皇帝凝视着她,思量着开了口,“朕记得,你是……齐眉大长公主荐来的人,是不是?”

          张氏一叩首:“是。”

          “所以你和苏家很熟络?”皇帝似有一丝笑意,听得她心中微惊,未及答话便听他又道,“那和苏贵嫔呢?”

          张氏一颤。定了定神,徐缓道:“奴婢只在宫正司做事……未曾……”

          “朕要听实话。”皇帝的口气慵懒,却让她清楚地察觉到那一阵冷意。

          张氏今年已经三十多岁,从先帝在时就坐到宫正这个位子上,如今七八年了。因为一直秉公处事,她身正不怕影子斜,从没有过今天这样的心虚——她确是与苏妤私交甚好,不仅是因为齐眉大长公主有交代,更因她自己觉得苏妤的处境实在可怜。

          她不知道日后还会发生什么,皇帝却清楚在自己的上一世里,她是如何的下落。

          那是在他以铁腕扫清了苏家的最后残存的势力之后,要问罪苏妤,头一件要提的就是她当年戕害皇裔。是这个张氏拼死了要护苏妤,甚至全然不理会他的意思朗朗道出苏妤不会戕害皇裔的若干理由。虽是红口白牙口说无凭,还是让众人心里添了个疑影。

          于是苏妤没死,她却死了。

          贺兰子珩相信,这一世,她也会护着苏妤的。

          “陛下。”张氏终于重重叩首,口吻坚定,“是奴婢受齐眉大长公主之托暗中照顾苏贵嫔,贵嫔娘娘并不知情。”

          果然,面对他的逼问,张氏把苏妤择得干净。

          张氏似乎听到皇帝松了口气,未敢抬头,听到他说:“那好,你把当年苏贵嫔戕害皇裔的事给朕重新提起来。”

          什么?!

          皇帝在她的惊惶中续言说:“朕不管你用什么法子,要让六宫觉得,这事兴许不是她做的。”

          “……诺。”她刚犹豫不决地应了一声,皇帝又道,“此事你也要实实在在地给朕去查,朕要知道当年的真相。”

          张氏几乎窒息。真相?他为何突然又对那件事起了疑心?

          疑惑之下一时愣是没敢应声,却听得皇帝又道:“你不是有心还她个清白么?这次就循着你的心思去查,你能查到足够的证据,朕就还她清白。”

          君无戏言。

          张氏按捺着心惊郑重一拜:“诺,奴婢遵旨。”

          还苏妤清白,这本是他心知必做的事,一时却拿不准如何重提才合适,如今蓦地被苏妤提醒了即将大婚就顾不了那么多了。总之先提起来,一来早晚要做到,二来她的罪名如被认为有了冤情,突然说不想立新后,也能得到一部分朝臣支持.

          张氏告了退,徐幽回到殿中看皇帝是否还有别的吩咐。皇帝沉吟须臾,又道:“传沈晔。”

          徐幽连忙应了声“诺”。

          沈晔是亲军都尉府的指挥使,上一世时,这是他最信任的人之一。所以他不需要去考虑沈晔是否乐意帮苏妤,他只要吩咐沈晔照办便是了。

          “陛下。”沈晔入殿后一拱手,神情一如既往的冷峻刚毅。皇帝半句过渡的话语也没有,开口即道:“朕要你办件事。”

          “但凭陛下吩咐。”

          他习惯于照办皇帝的每一道旨意,这一件却让他惊讶而惶恐,皇帝说:“你知道朕要大婚了,六礼已过两步,下一步纳吉,朕要无论如何都是‘不吉’。”

          沈晔短促地吸了一口冷气:“陛下您……您如此是……”

          “朕知道自己在做什么。”皇帝口气平淡,“去照办。”

          “可……”沈晔犹豫道,“那可是……太庙。”

          “朕知道。”皇帝的语气仍是毫无波澜,言罢就淡看着他,直到他硬着头皮应了一句:“诺。”

          皇帝让“纳吉”时的占卜无论如何都是不吉,说白了,就是要让他在太庙动手脚.

          苏妤做了一个前所未有的清晰的梦。

          梦里她看到……好像是皇帝与窦绾昏礼的那日,章悦夫人在蕙息宫里冷笑着让宫人去请她。却不是去蕙息宫,而是长秋宫。

          到了长秋宫椒房殿,宫女躬身请她自行进寝殿,她虽有疑惑却不敢不照做。

          她看到榻上放着一套礼服,乱七八糟地堆在榻上,殿中却再无旁人。不明就里地四下望了一望,她就不敢多留地退了出去。

          退出这本该属于她的椒房殿。

          但她在殿门口被宫正司的司正荀氏拦住,荀氏向里看了一看,冷冷问她:“贵嫔娘娘在这里干什么?”

          然后画面一片混乱,她什么也看不清、亦听不到自己答了什么。再回归清晰的时候,已是荀氏拿着那套礼服出来见她,她这才瞧见礼服上被剪刀剪开的两道口子。

          接着,荀氏二话不说就押她去见了皇帝。

          最后一个画面,是皇帝一掌掴在她脸上,大骂她:“妒妇!”

          苏妤猛然惊醒,梦中的一切都那么真实。她的心惊、她的无助到现在都清晰地感觉得到。

          甚至是脸上火辣辣的疼。

          她抚着胸口缓了好久,才扬声唤道:“折枝。”

          “娘娘。”一个宫娥入殿一福,不是折枝。她这才想起来,皇帝给她的霁颜宫补齐了宫人。看似是关照,其实……不如说是监视吧。

          她冷声问道:“折枝呢?”

          “折枝姐姐睡了……”那宫女恭敬答道,打量着她的神色又说,“奴婢去叫她?”

          “不必。”她放下心来,好歹不是安排了人进来又把折枝调走了。挥手让她宫女退下,她回忆着梦境中的每一个画面,冷涔涔地沁出笑来:叶景秋,你嚣张太久了,连老天都看不过去,要助我一把。

          从前的所有梦,近也好、远也罢,都是模模糊糊地一些影像,让她看不出个原委,防无可防。换言之,那些梦虽是预示,却除了带给她无尽的恐惧以外别无用处。

          今日这个却不同了……时间、事情、结局,她看得清清楚楚。

          也许能有机会避开……

          她这样想着,琢磨着该如何做为宜。也不好做太多安排,毕竟前两日的梦都不曾应验,谁知这个准不准?

          皇后礼服……

          她轻笑着感慨叶景秋真是好心思,仗着皇帝本就厌极了自己,在皇后礼服上动手脚栽赃给她,皇帝自然会重罚她。可……皇后的礼服,就算是宠妃也毁不得吧?

          皇帝不能容她此举,也未必能容叶景秋做出如此大不敬之事。

          并且……从先前梦到的种种,她隐约觉出,在往后的时日里,窦绾和叶景秋十有j□j会联手对付她一个。若能让她们先翻了脸,那是再好不过的。

          哪怕她已与后位无缘,不必同时应付两个,日子也总能轻松些。

          “椒房殿……”她徐徐念叨了一遍这三个字,微微露出了笑意.

          三日后,在宫正司一连忙了几日、好不容易歇下来的张氏被敲响了房门。门外是熟悉的声音:“女官大人,奴婢是折枝。”

          张氏微怔之后随即心下一喟:从前皇帝很少亲自召见她这个宫正,苏贵嫔那边更是不愿麻烦她。

          如今倒好,皇帝突然让她重查当年之事不说,苏贵嫔居然也前后脚地遣了折枝来。

          必定也有事……这夫妻俩想干什么?.

          “进来吧。”听到张氏发话的折枝推了门进去,盈盈一福:“女官大人安。”

          “免了,坐。”张氏和颜悦色,待她坐定后又嗔笑说,“鲜少见你主动来。”

          “是……”折枝讪讪地颌了颌首,不好意思地喃喃说,“这次……是苏贵嫔娘娘……有事想劳烦大人……”

          张氏微有一凛,轻道:“你说。但凡我能办得到,必定不会推辞。”

          齐眉大长公主托她多帮着苏妤,可苏妤不仅没来找过她,甚至为了不给她惹麻烦时常避而不见。如今会主动开口,可见是有不得不托她相助的事。

          “娘娘说不是难事……”折枝说着,从袖中取了个紧紧封好的信封搁在她面前的漆案上,“娘娘未同奴婢说是什么事,都写在里面了。”

          这么谨慎?张氏抬了抬眸:“我知道了,你回去复命吧,就说我一定照办。”

          苏妤那样地不愿给她惹麻烦,说不是难事就必定不是。

          折枝施礼退下,张氏起身闩上了门,才撕开了信封。里面只有一张纸笺,纸笺上只有两行小字,直看得她疑惑不已。

          作者有话要说:谢谢菲菲扔的地雷o(*≧▽≦)ツ

          谢谢郭中硕鼠扔的地雷!Σ(っ °Д °;)っ刚开坑就被你一连砸了三天雷好激动好惊恐……

          谢谢粉红色的黑疯子扔的地雷!Σ( ° △ °)︴你的昵称似乎改得正常了些呢……

          _(:з」∠)_继续打滚求收藏……

          注释

          1【关于昏礼(婚礼)】汉族传统昏礼共有六步,分别是:纳采、问名、纳吉、纳征、请期、亲迎。于是现在的情况是纳采和问名已经finish了……到纳吉了,纳吉说白了就是占卜一下吉不吉,但是还有一层含义就是……纳吉要取回女方的生辰八字,于是这在一定程度上意味着这事儿已经敲定了。<

          翻页方式:左右滑动/左右点击 (点击屏幕中间呼出菜单)
          上一章 设置 下一章